首页  >  娱乐  >  黑暗将弥补光明所不能修复的
黑暗将弥补光明所不能修复的

时间:2019-11-12 16:44:50
[摘要] 保罗·安德利尔认为黑泽明的创作“始于一种恐惧”,并把这种“恐惧”固化为“已经超出人类自以为能够理解的边界——人类创造、占有或毁灭过的任何事物”。可以说,黑泽明在为我们诠释众生的罗生门的过程中,不自觉地

保罗·安德列尔和蔡波译《黑泽明的罗生门》[美国版(2019年6月版)

在电影《罗生门》中,除了四个证人(小偷多香丸、武士、武士的妻子和樵夫)之外,还有第五个证人。这位证人是事件的整体观众和制作人,也是《罗生门》的创始人之一——导演黑泽明本人。美国人文教授保罗·安德勒(Paul Anderle)从黑泽明的自传及相关参考资料中发现,黑泽明是《罗生门》的真实版本,因此他写了《黑泽明的罗生门》。

保罗·安德利尔(Paul Anderlier)认为,黑泽明的创造“始于一种恐惧”,并将这种“恐惧”固化为“人类认为自己能够理解的任何超越边界的东西——人类创造、拥有或摧毁的任何东西”。此外,黑泽明的哥哥冰武在每部电影中都可以看到——银幕后的明星辩手,他阴郁的心理就像一种传染病。

在黑泽明流动的心理时空中,他的兄弟和芥川龙之介以及当时的日本形成了合力,挤进了《生命的渴望》、《七武士》和《罗生门》等电影中。每个镜头似乎都决定了它对灰度的更精确的延伸,并给出了无声的批评。这种延伸和批判甚至被说成是“罗生门”成功的“真正原因”,这种“真正原因”从社会层面和社会心理上建构了一种罗生门现象。

这种现象就像布罗斯基的“黑马”:夜的穹顶比它的四条腿更亮/它不能与黑暗融合...但是它没有马鞍的背是另一种黑暗。因此,在黑暗中,电影中的罗生门与真实的罗生门交织在一起,就像黑马一样,“仿佛它是某人的负面”,“在我们眼前变黑”,“留在我们中间”,必须寻求一个骑手来征服它。

毫无疑问,黑泽明并没有真正找到“骑手”,或者故意不想指出来,只是告诉我们他在那里,一切都在那里。因此,罗生门有更广阔的生存空间。当我们对某种正义或丑陋无能为力时,我们将背负精神的十字架,艺术家(如黑泽明)将使用形式(电影)来实现形式和行为的高度统一——现实并不美,要么以艺术的形式来呈现它的美,要么让美成为人们永远无法到达的彼岸,心河的这一边是遥远的。反过来,这种长期前景对那些看它的人有一种吸引力。在现实中,它以不同的形式刺激对生命的再认识和征服,并在不同的认识中形成新的对抗和吸引。

保罗·安德列尔(Paul Anderlier)说,《罗生门》中的大部分角色看起来都很可疑,因为电影的情节是相互隔离的。事实上,在现实中,它也怀疑“罗生门”、黑泽明和种草。它们构成了书籍版式的罗生门。虽然黑泽明有一本自传可以证明这一点;私人小说证明了种草。宾五有他家人的一封信来证明这一点。一切似乎都是事实,但事实上只有一个事实——当它变成文本并被作者过滤时,过滤过程中的必要选择形成了一种新的保护颜色。

芥川龙之介和冰屋给这个世界带来的最后一点美丽和怪异是他们的死亡。不,这是死亡的原因——“虚无主义的焦虑”。自杀已经成为一种艺术,一种行为艺术。无论是作家还是电影工作者,有时候他们的坚持会让他们无法区分生活和艺术的界限。对黑泽明来说,用自己的方式记录日本——电影(黑白电影)“选择转身面对废墟和损失留下的创伤”已经成为他一生的意义。

电影作为一种艺术形式,把我们带入了一个放荡的世界,一个从内心召唤出来的世界,有流动的画面、色彩和声音,来反映我们在现实中的样子。当这种反射需要显示一个弧线时,很难不考虑自身利益。因此,黑泽明的自传将屈服于一种无法控制的力量——自利叙事的内心焦虑。这种自私的叙述又回到了罗生门揭示的人性虚伪。可以说,黑泽明在为我们解读有情罗生门的过程中不知不觉地建立了一个标签版本。无论是黑泽明还是他导演的《罗生门》,甚至是保罗·安德列尔的书,都是罗生门现象的一个子链,它全面构成了罗生门征税的存在意义——“黑暗将弥补光无法修复的东西”。(布罗斯基诗歌)

2元彩票 贵州快3投注 三分快三官网

© Copyright 2018-2019 hpbcool.com 太来信息门户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